GROCERIES


  • To: 写给你知道我是在写给你的可爱朋友
    真的太久没在这里写东西了,本来说1月想要把这篇写出来的怎么转眼3月31日!实在有点脸红。但关于「时间」这个话题其实来这边生活了一年半开始有了很多想说的东西,或许……当以后有「时间」的时候会再慢慢写些吧! 但这篇,是写给你的东西!
  • 血脉与教化
    因为洪水所以又去品葱转转(神一般的逻辑),自然是没获得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但在读你葱一些虽无甚意义但有所思考的内容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高中时候语文老师给我们讲赵氏孤儿的事情。 (当看到品葱两个字的时候你应该知道这篇会讨论些什么内容了,请慎)
  • 【曲想CP】All About Your Heart (Nie version) feat. 皆护
    因为皆护酱的一些特殊性以至于我的歌单基本对他俩来说是全废的,现在也没太想明白适合代皆护酱的歌应该是哪种风格,刚刚在想我的list里就没有一首现成好代的吗?结果还真的想起来了一首,十年前很喜欢的歌,还给成御画过一张相关的图,不过现在看它真的相当适合皆护,总之记一笔
  • 翌日
    *笑死了全发了一圈最终疲惫地爬来个站,本来想再校一遍再发的但这次写得实在很瞻前顾后已然不愿再看一遍,发了发了(……)虽然每天没事过来看看但真的就连博文是都好久没写了,375真是治好了我近期无法output的毛病……觉得人生划分出了一个新阶段的程度 *8-9话间,还不知道之后有什么等着他们的皆护酱。什么都不知道的心太朗和多少有点预感的皆实。无核心剧透。1w字毫无内容的少女青春散文 *行为描写多且黄,但不带explicit。我老了 *其实京尼和黛比都没出场,但我就是想建他俩的tag,所以就这么干了!(非常任性)
  • 三年后我们仍受困于此
    …… 在这里尽量完全地呈现自己还有另一个意义:就是完全抛弃我在这些年间无意捡起、或有意塑造的某种「人设」。我不认为建立人设是件错误的事情,世界需要人们各司其职才能持续运转,但是慢慢习惯了这种人设社会、并且在进入任何平台时都将这件事放在第一位,无疑对创作是非常有害的。现在我也很难说自己的「自我」究竟是什么,但是至少在这里时,再一次尝试毫无顾忌的表达吧。 不知道我所追逐的「矫饰」和我所探寻的「真我」,究竟能不能最终达成一个让彼此心悦诚服的和解。 …… ——2020.3.18《HERE IT IS》 我翻到这篇博文,我很惊异于它的精准、直白和预见性。 (毕竟我是那种以创作为垃圾桶,扔完就跑不敢负责的很渣的垃圾生产者) 从这个角度来讲我真的很应该感谢这个小小的个人网站。
  • 朗报:如何成为和避免成为意见领袖
    真想不到我竟然会有一天想要就这个话题写一大篇东西,离谱得很。 其实我很想发在微博(因为我是观微博才产生的这一脑子东西)但,正如标题所言,我不希望这样的思考也变成一种「意见」,所以还是发在这边吧,还不用顾及观赏性,畅所欲言一发。
  • 关于:你,原生家庭
    。。。我在wb上又没忍住口嗨了结果意外地收到了一些聊天,我又觉得还应该再写点,不过这将是很私人的内容了,而且也没什么普世性,请谨慎阅读。 wb原文: 刚刚看到那条说母亲是教师/医务工作者和孩子心理问题挂钩的po,根据我自己的经历确实有一些共感,但我希望在吐槽之外能看到更多的思考。 (当然实际上父方这两个职业的窒息率也很高了,但原po吐槽的是妈,所以我也只是顺着说妈) 为什么高社会地位的女性会对自己的孩子有更高的要求?为什么高社会地位的女性会偏向于为后代规划好一条「按部就班不容失误」的路? 原po已经充分提到了:「焦虑、控制、完美主义,但又非常在意个人形象,不容得任何人指出她们的焦虑和控制」。 焦虑,因为社会针对女性的指摘更多。 控制,因为社会相对女性的容错更低。 而指出这样的女性的焦虑和控制,无疑是另一种道貌岸然的荡妇羞辱。 完美主义,自然只能是自保的唯一手段,也就是高社会地位女性的贞洁自证。 她们的子女身为她们生命的延续,自然会被纳入自己的完美主义范畴之中。更何况「失败的母亲」总引起更多的女性自责,孩子失败的学业、失败的婚姻、失败的品格似乎都能归因于「失败的母亲」,但实际上这个世界中失败的父亲才比比皆是。 当然我并不是要为PUA型的母亲辩护,更是想对所有曾经或正在与原生家庭产生纠葛的朋友表示(真的是太苍白也太微不足道的)遗憾与抱歉。 我也明白大家有时候是真的很想吐槽自己的PUA妈妈,甚至会怨她、会恨她、会想与她永不相见。 而我近两年有一个非常深刻的感触:随着年龄增加,你会非常无力地发现你完美地继承着你双亲身上你最憎恶的那一部分。 所以我真的希望这是一个能让PUA妈妈再少一些的社会。
  • My Wildest Dream
    ※3代成御。酒后,近似初夜。隐藏在3-3和3-5之间的时期。本来是无脑一发结果还是安排上了剧情,我好恨自己。 ※受不了了。真的是写到阳痿。我真的气死了本来想爽一发怎么写成了现在这样。 ※本来是为了密山老师写的文但真的有点不好意思………………这么使人胃痛的东西怎么好意思说是送给人家的啊q q………………我是真的真的真的太喜欢这张图了当时看到的一瞬间就决定我要让这两个人继续!上垒!做在一起!结果真的就是写了一整年(………………为什么),我这几天是一直在反省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目前的结论就是我可能对酒后乱性这种事情抱有很强的……批判感(?)虽然搞南桐真的香但我真的真的真的完全不希望表现出对这种行为的鼓励……(为什么要有这么强的道德感,你不要搞了(我觉得此处可以衍生出两千字论文:论酒后乱性)) ※说是近似初夜是因为——差一点就真的写成双处初夜了,但我实在是太胃疼也太阳萎了,不愿再折磨自己。所以比初夜快乐一点;) ※17k字预警。这定然不是一篇好车应有的字数。你不会爽到。你只会阳痿。
  • Click to subscribe: 常夏地理(上)
    双蛋快乐!!!!(怎么就拖到这个点才传了呢 白赶着熬死画了(实质已在周围派发一圈(…………) 机会难得让我们来随便聊聊早金和茶加奈吧!!!明明是我家看板金童玉女竟然至今也没详细讲过他们的故事,对不起!帅哥美女! (。。。我以为会是个很快打的概述性短篇,结果又开始讲故事了,而且一讲就是skn系的大故事(果然脱不开的),结果又要分上下篇了啊啊啊!(成天到晚猛dash))
  • 欢迎光临
    哇塞我差一点以为今年真要一篇都发不出了()好想赶紧把手上这篇写了一年的(……)肉写完……但不管了恭喜Legal Report完售解禁!!!谢谢在2022年内给了我一个混更的机会!!!(…………) ※面包师成/检察官御,时间点不明 ※超级全年龄。我感觉2021年我被工作净化成了一个全龄人(却发现写了三辆车) ※灵感来源(当然)是雷逆,所以是不是多少全文漂浮着一点梦与童话的气质?我是真的希望更多人知道世界上有面包师成步堂(公式)这种东西。 ※照例在最后说点(我本以为是无关紧要,结果把心里话写完一看这真是太重要了的)小话(现在看看这篇文确实是比我的预期要晦涩难解多了(。)
  • 关于:创作、真实和我
    (微博长文的后续。有些事情和思考更私人也更情绪化,珍惜此刻的表达欲把它记录下来) 【以下:11月26日的微博长文原文】 我想了很久我为什么不再喜欢提问箱、私信和只言片语的交流。 创作者是一种从大千世界各处汲取灵感、在自我内部进行消化与加工、最终成为世界的再生产者的生物。所有的创作都是有来源的,这也是在我看来创作最真挚也最重要的部分。 所以了解创作者的最佳途径自然是了解ta的创作源头。 「最喜欢的艺术家/作品」是各种面试时必将提起的问题,也是交流时打开场面的最佳话题。同样是真正感受与了解一位创作者最关键的契机。 前提是:你要同样真挚、并同样珍重地提出这个问题。 因为这是创作者核心的一部分组成,所以不会有人轻描淡写地把自己如此珍视的部分散落给毫不关心、甚至已经提前表现出有色眼镜的人。 当交流这个话题的时候,会让我感觉舒适的氛围是:「我想更深入地了解你」「有什么愿意分享的内容吗」。 而不是:「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让我听听」。 说实在话,哪怕只是普通的交流,这也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与人拉近距离的前提,是尊重、好感、以及将对方视为一个有情感和思维、会成长和改变的「人」。 而不是预判、偏见、刻板印象和猎奇。 更何况对于心灵和感受比常人都敏感至少一倍的创作者而言,被「物化」(无论是矮化、神化还是他者化)尤其难以承受。 在我看来,「请看到真实的我」是创作者怀揣的永世的孤独。 而「请接受真实的我」则是生而为人(社会动物)所伴随的诅咒。 「请承认真实的我独一无二、不可复制」,是创作者的运作方式和职能所决定的必然的精神需求。 我一直认为创作者实质上比非创作者要真挚很多,因为他们一定是有不得不表达的思考和冲动才会用各种方式把自己的思考具现化。 反过来说透过作品可以将创作者的真实看得一清二楚。 我永远声援(我不能很无责任地用「喜欢」这个词)真挚的作品,而不是「好」的作品。 所以从某种程度来看创作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事吧。 【以下:11月26日跑来这里暴写的狂言】
  • 不要在十点钟走进暮色街十二号(四)
    度过恶魔连轴转的三个月——等等上一次写这篇竟然是三个月前!? 我还以为自己只转了一个月,回忆一下感觉是两个月,现在一看哇哦整整三个月了哎!!做了一箩筐的事,回来继续写特里这档子很狗血的事,感觉我做了很久心理建设终于决定了这几件破事要进入主剧情,感觉我白雪妹妹的后宫已经远远超越起火级别,直接进入缩编阶段吧!(?) 特里斯坦站在玄关里伸了个懒腰。面前那条延伸至楼上的扶手楼梯尽头仍然黑黢黢的,但他知道其中已经不会再有什么令他心神不宁的东西。当然帕西瓦和莫德烈也并不是两团柔软可爱的毛茸茸兔宝宝,但至少现在还没有成为潜入深夜梦境中大肆吞噬的阴影。 他早前定好的闹钟响起来。八点钟,所有人都按部就班地各就各位,他很欣赏这一点,因为他的生活里很少出现这种井井有条的场景——虽说他没有多么喜欢刻板的规章制度,但博斯总是很在意这些。所以他觉得,或许事情还是这样发展比较好。
  • 我在逃离什么
    今天写点废话。 这几个月来我在慢慢地想要开始写散文,但是跳跃太大。我觉得我需要从有意识地写一些真实的东西开始。刚才看了两个视频觉得被戳中了内心,试着表达一下。
  • | 站点公告 | 20220715
    哈啰!!不好意思,我进行了一次非常冲动且鲁莽的大动作。 因为在阿里云的虚机上已经有半年多没办法自动更新WP版本,再加上最近针对站点的暴力攻击(?我十分困惑)次数飞速上升,出于一种莫名的危机感,我更换了托管商并且进行了一次大搬家。 所以在今天(2022年7月15日,CST)上午9:00-12:00左右,各位游客可能曾突然经历一段时间的暴力断连(…………)原谅我没有提前通知,因为我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它做好;) 现在的托管商连接速度还是蛮不错的,似乎不用爬梯也可以直接访问?(意外之喜!而且,价格也蛮喜人。) 现在各个功能应该都恢复正常了(除了我完全不想搭理的——啊,除了这个blog之外的站里那些令人头疼的部分),想我的时候就可以来这里看看! (大概是来自周五的黄金emotion
  • 不要在十点钟走进暮色街十二号(三)
    统合了一下,决定不向官能小说那方向发展。(……但这篇仍然少不了情感方面的话题,毕竟这故事就是要讲这件事……天呐。) ………………最扯的事情又发生了,上、中之后接个三,我这个毛病能不能改了…… 特里斯坦仍拿不准自己在这时候急匆匆地刷碗究竟是不是在逃避现实。总之,他不再去管大家的行装是否整齐,而是放任门厅里传来磕磕碰碰、相互抱怨的声音,杰兰特和加拉德不停地在楼梯上下跑来跑去,似乎总拿不定主意是否要再向行李里塞点东西。 「特里,」凯在门厅里喊起来,「我们要走啦!」 他明白凯的言下之意是:你不来和我们道别吗?——或者说,只是有点虚弱的:来和我们道个别吧!凯没有叫帕西瓦和莫德烈的名字,想必是知道这个分别的场景不大需要他们,但他们总是——哦,总是希望特里斯坦在这里的。 之前他们还没搬进十二号的时候,只有一个很小的门厅,所以也不用谁这么扯起嗓子来嚷嚷,大家只需要挤在门垫前匆匆忙忙把鞋套上、确保不把书包拿错,就能接到靠在门边的特里斯坦递过来的午餐袋和只言片语,多数时候还有一个吻。这个吻是一个规矩,因为博斯和特里斯坦的母亲都曾有这样吻别的习惯,他们似乎便认定这件事可以营造出一种亲情的氛围。哪怕是杰兰特这样的小混账,特里斯坦也会在他的额头上吻一下的。
  • 不要在十点钟走进暮色街十二号(中)
    一个我一直很犹豫的主线,我真的不确定我的主线需要这个剧情,它实在是有点恶俗,但是它一直扎根在我脑子里,我觉得由不得它不主线了。 天哪,最终我还是在写狗血伦理深夜档。 (最终果然还是忍不住,在文后加了一点12号餐厅的陈设图。我真的很爱这座房子!) 日历翻过这页,博斯就要去赶前往外世的飞机,特里斯坦在天蒙蒙亮时就从他的床上趔趔趄趄地爬起来——这是很能说明问题的;哪怕是在新光年市,七月的夜晚也是十分之短的——他不确定自己真的睡着过,因为博斯在他汗津津的苍白额头上印下前所未有的那吻时,他记得窗外天空已经是如此这般的鸢尾花色。 他低头望着他长兄在朦胧黎明中的侧脸,他十分喜爱的那张线条硬如刀刻的侧脸。尤其是鼻梁部分,直而坚决地挺下去,全然不顾它稍矮了一些的遗憾事实。特里斯坦将那夸耀为一种暴躁的美感,但总让人难以信服,因为他自己有一个非常漂亮的鼻子,高高地支棱在他的脸上,鼻头尖且翘,高挺的鼻梁和深邃的眼窝共同形成了一副高低起伏分配得十分均匀的、令人见之难忘的骨架。很偶尔地,博斯会轻轻捏一捏他的鼻子,但不像是出于爱抚,只似乎是一种出自专业视角的好奇。 「我想我不会选择整形外科了,」博斯说。 特里斯坦想着这句话,重新俯下身,把博斯很喜欢的那个鼻子贴在他的后背上,然后伸长手臂把他抱在怀里,深深地,像是要把他化在自己的臂弯里一样。博斯没有回应,不管他是睡着、醒了、还是被惊醒了,都会是这样,特里斯坦已经很习惯这一点了。所以他可以继续这样,单方面地、无声地、苦痛地,抱一会儿他。
  • 不要在十点钟走进暮色街十二号(上)
    我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在很认真地脑博斯特里,到了何时何地用什么体位做爱都很明晰的程度,(一定是压力太大了)所以稍微写一下。 也在想我虽然一直对骨科都比较路人也比较挑剔,但博斯特里着实是我的occp里我非常偏爱的一对,仔细想想觉得我可能没有很把他们当骨科,特里只是把全身心都奉献给博斯了,不管是从追随者、爱人还是弟弟的角度。可能只是喜欢这种依附的关系。 我也会思考这样的特里是不是失去了自我呢?却好像也不是。「想要博斯」就是他最真实的自我,特里作为我oc里最妈的角色,温柔和欲望或许也都是相应最强的吧。对不起,我果然还是总搞男妈妈。 到了三年级,特里斯坦·约兰还是没适应大学这种事物,于是干脆就搬回家住。「我干嘛要去付每月700圆的房租?我们都已经在还十二号的贷款了。」他少见地有点急赤白脸,「而且我总是忍不住去擦公寓的洗衣机桶。十九岁的孩子邋遢极了,博斯。」 博斯·约兰没有马上接话,甚至没有做出什么表情,就像他往常一样。不过,他在重重划去信纸上那个写错的自己的名字的时候,举止多少显得粗暴,所以特里斯坦没再讲话,只是微微呶起嘴,抱起双臂继续瞧着博斯。 「你待在这里又有什么意义呢?」最后博斯说,「我要走了,帕西瓦、杰兰特和加拉德也要离开,很长一段时间里没人会用这里。这是座大房子,特里,我们搬过来不是让你给壁橱清灰的。」 「好像我愿意做似的。」特里斯坦说。
  • 【曲想CP】Heaven feat. Grindeldore
    上头。 我07年知道我老头的过去很复杂,08年开始明白我老头是同性恋而且他爱他的那位敌人,从97年就出现在书里的那个敌人(当然我得是01年左右才接触这事了)。16年格林德沃有了他自己的电影形象,一年后我知道裘德洛将要演我最爱的老头最迷人那段时间的样子。18年,我买了很多GGAD本,尤其是海狗的,但读得很少。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敢再接触这一切。现在是22年4月,8日中国成为全世界第一波上映FB3的国家之一,从那之后我每一天都去电影院。 上头。
  • review: Fantastic Beasts: The Secrets of Dumbledore
    那这个肯定就不是影评了,今年我没有任何写评的计划(……) 但是这狗片子上映四天我已经看了四回了,所以我肯定要胡写一点东西的,很potterhead。想我的整个童年都是追HP长大的,那时候很年幼单纯不会说多喜欢预测后面的情节,那没想到啊二十年后我竟然还有机会用显微镜观影然后抽丝剥茧地猜,谢谢你JKR,请这个社会不要ban她不要cancel她,她是麻瓜gold。 IMDB竟然还没上7,我惊讶,我觉得这片子到7.0总可以的吧!(虽然看的次数越多越觉得儿童文学,但是逻辑自洽就是最大的加分项,刚翻了下豆瓣才6.3,我又笑死了) 我觉得我的态度和FB2之后差不多,FB2我没有真的骂它很烂因为当时我坚信很多部分是重要线索,只不过是那一部实在是拍得太不像电影了所以有点无语,事实是FB2着实挺重要的我看3之前没来得及看之后回头补了下,每个情节都很重要啊!!!!罗婶不会写剧本,但是罗婶写的文字绝对没有废话,三刷四刷我的大脑都在飞速运转。这条也就写点支离破碎的我个人对小动物后续的快乐畅想。
  • review: Saving Mr. Banks & Mary Poppins Returns
    不要问,问就是去年看的。不要问,问就是我度过了噩梦一般的开年。我还以为今年没时间更新这个blog了呢!! (……结果距离上次写这句话又过了两个周,随便写了) Saving Mr. Banks(中译竟然就是传说中的《大梦想家》):imdb7.5/豆瓣7.7 Mary Poppins Returns:imdb6.7/豆瓣6.7 干脆顺便来一个Mary Poppins:imdb7.8/豆瓣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