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写给你知道我是在写给你的可爱朋友

真的太久没在这里写东西了,本来说1月想要把这篇写出来的怎么转眼3月31日!实在有点脸红。但关于「时间」这个话题其实来这边生活了一年半开始有了很多想说的东西,或许……当以后有「时间」的时候会再慢慢写些吧!

但这篇,是写给你的东西!


事情的开端是李师转交给我一封柚师转交给我的信(不是病句而是从句套从句),因为很早之前就告知给我了所以我也一直对这封信很好奇,真的收到读完之后我第一时间给柚师讲:请告诉她我或许一直在等待这样一封信。从那时开始我就在盘算这一篇写在这里写给她的文章,而且因为我那时也在经历一个非常走心并忙碌的追星期所以读着这一字一句实在是感慨非常。(当然,现在也仍然在非常狂热地追星,而且转眼这三个月跟自推有了很多新的故事,所以想说的事情也变得更多……感情也更柔软脆弱了。不要害怕自我感动,因为感动这件事,从来就是源于非常私人的感情的波动。)

而当那年末年始的忙碌一过转眼已是三月最末的现在,出于很多原因这段时间我意外收到了很多来自逆转的反馈。实在是抱歉自顾无暇以至于完全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但在看到这些非常用心的——无论是只言片语还是令人诚惶诚恐的长长文字——表达的时候,我的第一个念头自然还是非常纯粹的喜悦。我的爱没有在漫长的时光中失却颜色,我的爱、逆着时光的流向和很多很多的爱邂逅交融——这种奇迹一般童话一般浪漫的故事一直是我的审美根源所在。但当然我会很唏嘘。或许这件事我会一直唏嘘下去。那就是——我没能等到这些爱。那个曾经无比渴求这些爱的人,那颗疲惫的焦躁的失血的碎裂的心,已经悄无声息地风化,而那沙化的粉末正在温柔的时光的风的抚摸下被丝丝缕缕地带走。

这件事情本身就很像我喜欢写的成御不是吗?

以上,啰嗦且毫不有趣但多少还是必要的前情提要。

或许已经会让人想要离开,但我还是会继续写下去。因为今天的主旨不是痛苦和遗憾。我想说给你听——说给你们听的内容,是在我看来最纯粹的美好的东西。喜悦、希冀、一线生机。爱。非常流俗的一个词。但是我最喜欢的,所谓爱的故事。

我或许一直——不,在这里暂且舍去「或许」这个词吧。我一直在等待那样一封信。我希望被注视、被剖析、被喜爱、被畏惧。究其原因是我注视、剖析、喜爱、畏惧着我迄今为止憧憬的所有对象。成步堂龙一是如此,时至今日的大泉洋仍然如此。

这封信里很多的词句真实地触动到了我,是因为它过于真实。她过于真实。我过于真实。这里面太多的感情与事情,在我身上同样地发生过。现在也正在发生着。

十五年前我最喜欢的同人作者的文章,我喜爱到把它拷贝下来、打印出来、塞进放试卷的文件夹每天带到学校去,闲暇时刻一字一句地看、一字一句地品读,无声阅读、出声朗读,将自己的朗读录下来加上后期配乐做成广播剧。直至今日也有很多词句呼之欲出。直至今日我已经可以很轻易地路过『银座、涩谷、六本木、歌舞伎町』。『衣服垂下来遮住眉毛,而泪水滑上去没入眼帘』。『那刻他的笑容一扫魅惑,只得喜悦满足』。『我的爱人,他终究会属于我,我也终究会属于他』。直至今日。

在我读着这封信的时候,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我一定是做了一些好事。就在那天前一天,我去了现推的演唱会。我人生听的第一场演唱会,他人生唱的第一场演唱会。他手足无措,我手足无措,整个仙台Sun Plaza Hall手足无措。但在那前一天他说:明天是否能成功已经不在我而在你们了!所以我很大声很大声地叫:洋ちゃん!最高!愛してる!自慢ですよ!ありがとう!ありがとう!是全场最白痴最令人困扰的一个非常年轻的外国女的。那样的我得到了他打到观众席上的球。是他本来没有打向这个方向但七弹八弹正正好好弹到我这里的球。那样的我被他远远地指了。他的shoot,他的lock on。就那样的十秒钟。让我终于明白了爱这件事竟然是可以得到回应的。

所以我能收到这封信,或许是因为我那段时间也绞尽脑汁穷极所能给我推写了一些粉丝邮件吧。我一直这样想着。

综上所有,在读这封信的时候,我有超过一半的时间,实际上都站在和你同样的视角的回忆里。

我从你的身上,很真实地看到了自己。这也是我写了这么久的文字以来,最渴望得到的——所谓的共鸣,所谓的理解,所谓的、好好地看着我的人。

我一直都认为,我没有得到我所希望的回应,只是因为还没有那个合适的人能够机缘巧合读到我的文章。所以我曾经在很耐心、很耐心地等,等了七年,强迫自己跨越七年之痒,所以又很努力地等了第八年。九年迫近,十年之期之前我猝不及防地与新的所爱相遇而离开了那曾经感觉永无止境的等待。我方才毫无意识地使用了「终于」这个词,但很快地回过头去删掉这个词。我确实曾经困苦、挣扎、自我质疑过很多。但那段时间让我获得了非常非常多。所谓「吃苦的收获」。毕竟我很是一个喜欢自找苦吃的人。

你说,「这样的信说不定已经收到过999封了」,但你才是第一封呀。

我确实和在同人活动中认识的朋友有很多互动,我们交换评价、解读、礼物、生活,但像这样的一封信,我从来没有得到过。

这是我一直在等待的一封信。一纸很长很长的、手写的、既感性又理智的、把情感和思考和祝福都涵盖进去的——爱的具现化。

以至于我现在每次给我推写邮件的时候,都会一边想着你的信一边给他写着。

因为有你的理解和爱,我才有继续把理解和爱传递下去的气力。

我应当在微博上喊话给你过了,但事到如今请让我重申一句:你的写作的天赋,请你好好珍惜。你是一个可以写出如此打动人心的文字的人。我相信,被你的文字打动的人,绝对不止我一个。

希望你也每天充实快乐,写得幸福、读得喜悦。

我最初会想说:请多信任一些我的爱吧。请多信任一些我对成御的感情吧。但时至今日我终于想要坦白的是我真的在曾经的日子里过得遍体鳞伤。最致命的创伤永远来自于公式。卡普空目前的线路决策,逆转IP的冷遇,逆转组大逆组各种理不尽的现实问题。当年我坚定不移地移居过来,实际上逆转占了七成以上的原因。但它在一而再三地让我——已然过了失望甚至绝望的氛围,现在只剩愤怒和一点幽幽的怨气的时候,人是会无意识地去寻找自己那腔空转的热血的寄托的。

我也跟一些距离最近的逆转好友说过,我自己和目前的简中逆转同人圈的代沟实在太深,这里不需要我,我也没办法在这里继续获得快乐。这对我而言其实起到的是催化剂的作用。作为粉丝的爱被卡普空利用和榨取到这个程度,作为同人作者的爱,相对而言更是已经廉价得无以复加了。

冰冻三尺,绝非一日之寒。

然而时至今日我还是会在入睡之前的恍惚之时突然想到一些成御的故事碎片。

关于他们其实还是有很多未竟的事项,我自己都会觉得,哪一天突然再敲起键盘写出一篇他们的故事都一点不会奇怪。只是绝非当下绝非此时。……不,或许乘着今夜的兴头飞快地写点什么也并非毫无可能。

在我慢慢失去了很多可以继续一起同频共振地聊成御的朋友之后,在我终于让自己奋不顾身地将生活完全染成大泉洋的颜色之前,我还是自己一个人默默地编织了很多很多关于他们两个的故事。

就在24小时之内我收到了来自个站的一张表单。说句题外话是我这个个站经常收到一些操作失误的表单,比如说写到一半误操作发送出来、再连续写来一封道歉的;以及没有即时发送成功以至于不停地更改遣词造句、其实每一封都成功地让我收到了的。非常可爱。非常真实。我非常欣赏这所有的一切。这个网站这个托管商在国内的环境下很不好用,也真的很对不起。

总之是,这样珍贵的长信(长邮件),会让我觉得我必须好好振作起来,把写作这件事继续下去。

我在前几个月和老师聊天的时候也说到了:关于这个世界的严肃话题,我在国内的时候跟环境有关、跟工作有关,会非常非常积极地思考和记录。但来到这里之后,或许是因为这里真的是一个过于平和温柔或说善于消极抵抗的社会了,或许是因为我正耽于充实的追星(实质上是一种赤裸裸的资本主义活动——也就是说,纯粹的享乐主义行为)生活而变得迟钝麻木了,我真的没有再更多地思考一些大型的议题,也在选择更浅显的方式去「记录」(也就是说使用照片和视频,而不是再精炼成文字和设计)。又或者说,我的视野自然而然地会从国家或说社会层面转移到小群体或个人层面上。

究其原因也有部分很好理解,我本人已经不再是所处社会的「大多数」或「主流群体」,而是已经成为了「少数群体」。

(虽说我在国内的本质还是「少数」,但毕竟现在,我是一个「外国人」。)

但其实也没有少写。近一年在很努力地用日文书写很多东西。我在写这些东西的时候意识到,写作确实是一件属于我的事情。哪怕在用非母语的文字、语法和表达,我的表达欲竟仍然是这样旺盛。尤其在克服最初的外语羞耻之后,在明白自己可以无所顾忌地写一些哪怕从文法上不够正确,但被鼓励去写的东西之后,我会慢慢发现——果然,只要是能够让我写,我就会很开心。

我努力在这边好好生活下去的理由,虽然一言以概就是「喜爱」,但那背后还有很多很多很多。

能够更好地用一门新的语言表达自己,就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理由。

所谓你知道我在写给你的朋友。

在刚收到这封信的时候,这篇预想中的文章其实确实是只写给那位可爱的、心思细腻的、温柔的、文笔出色的姑娘。

但在那之后,我又获得了很多。我也表达了很多。因此我又获得了更多。充盈在这世界之中的,各种各样的幸运和爱。

所以——当然那位信主请您自己带走以上所有内容中显然是写给你的——感谢和赞美——这仍然是一篇写给,所有愿意读到这里的你的文章。

本想着一定要在今日结束之前写完,但敲到这里眼睁睁地看着秒数加一,4月1日如期到来。好在国内还在11点。所以这不是任何愚人节笑话。

我现在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很幸福。这和我的选择及我的热爱有很大的关系,但其中也有非常大的一部分来自于——即便已经明知我淡离逆转圈,但还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看着我、观察着我、愿意分出宝贵的时间给我送来反馈的你们。会让我不断地明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那会鞭策我之后也去做很多很多的事情。

是逆转的话当然令人开心,但是别的内容也非常振奋人心;希望你们也可以在自己的热爱中幸福下去。

或许仍然素不相识,但在你选择给我送来文字的那刻,在我看来彼此之间就不是素昧平生。

即便疑似一种狂妄的冒犯,但也请不要觉得这是客套。

所以我会抖胆在此留下一句:谢谢,我也很喜欢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