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在十点钟走进暮色街十二号(四)

度过恶魔连轴转的三个月——等等上一次写这篇竟然是三个月前!?

我还以为自己只转了一个月,回忆一下感觉是两个月,现在一看哇哦整整三个月了哎!!做了一箩筐的事,回来继续写特里这档子很狗血的事,感觉我做了很久心理建设终于决定了这几件破事要进入主剧情,感觉我白雪妹妹的后宫已经远远超越起火级别,直接进入缩编阶段吧!(?)


特里斯坦站在玄关里伸了个懒腰。面前那条延伸至楼上的扶手楼梯尽头仍然黑黢黢的,但他知道其中已经不会再有什么令他心神不宁的东西。当然帕西瓦和莫德烈也并不是两团柔软可爱的毛茸茸兔宝宝,但至少现在还没有成为潜入深夜梦境中大肆吞噬的阴影。

他早前定好的闹钟响起来。八点钟,所有人都按部就班地各就各位,他很欣赏这一点,因为他的生活里很少出现这种井井有条的场景——虽说他没有多么喜欢刻板的规章制度,但博斯总是很在意这些。所以他觉得,或许事情还是这样发展比较好。

继续阅读“不要在十点钟走进暮色街十二号(四)”

不要在十点钟走进暮色街十二号(三)

统合了一下,决定不向官能小说那方向发展。(……但这篇仍然少不了情感方面的话题,毕竟这故事就是要讲这件事……天呐。)

………………最扯的事情又发生了,上、中之后接个三,我这个毛病能不能改了……


特里斯坦仍拿不准自己在这时候急匆匆地刷碗究竟是不是在逃避现实。总之,他不再去管大家的行装是否整齐,而是放任门厅里传来磕磕碰碰、相互抱怨的声音,杰兰特和加拉德不停地在楼梯上下跑来跑去,似乎总拿不定主意是否要再向行李里塞点东西。

「特里,」凯在门厅里喊起来,「我们要走啦!」

他明白凯的言下之意是:你不来和我们道别吗?——或者说,只是有点虚弱的:来和我们道个别吧!凯没有叫帕西瓦和莫德烈的名字,想必是知道这个分别的场景不大需要他们,但他们总是——哦,总是希望特里斯坦在这里的。

之前他们还没搬进十二号的时候,只有一个很小的门厅,所以也不用谁这么扯起嗓子来嚷嚷,大家只需要挤在门垫前匆匆忙忙把鞋套上、确保不把书包拿错,就能接到靠在门边的特里斯坦递过来的午餐袋和只言片语,多数时候还有一个吻。这个吻是一个规矩,因为博斯和特里斯坦的母亲都曾有这样吻别的习惯,他们似乎便认定这件事可以营造出一种亲情的氛围。哪怕是杰兰特这样的小混账,特里斯坦也会在他的额头上吻一下的。

继续阅读“不要在十点钟走进暮色街十二号(三)”

不要在十点钟走进暮色街十二号(中)

一个我一直很犹豫的主线,我真的不确定我的主线需要这个剧情,它实在是有点恶俗,但是它一直扎根在我脑子里,我觉得由不得它不主线了。

天哪,最终我还是在写狗血伦理深夜档。

(最终果然还是忍不住,在文后加了一点12号餐厅的陈设图。我真的很爱这座房子!)


日历翻过这页,博斯就要去赶前往外世的飞机,特里斯坦在天蒙蒙亮时就从他的床上趔趔趄趄地爬起来——这是很能说明问题的;哪怕是在新光年市,七月的夜晚也是十分之短的——他不确定自己真的睡着过,因为博斯在他汗津津的苍白额头上印下前所未有的那吻时,他记得窗外天空已经是如此这般的鸢尾花色。

他低头望着他长兄在朦胧黎明中的侧脸,他十分喜爱的那张线条硬如刀刻的侧脸。尤其是鼻梁部分,直而坚决地挺下去,全然不顾它稍矮了一些的遗憾事实。特里斯坦将那夸耀为一种暴躁的美感,但总让人难以信服,因为他自己有一个非常漂亮的鼻子,高高地支棱在他的脸上,鼻头尖且翘,高挺的鼻梁和深邃的眼窝共同形成了一副高低起伏分配得十分均匀的、令人见之难忘的骨架。很偶尔地,博斯会轻轻捏一捏他的鼻子,但不像是出于爱抚,只似乎是一种出自专业视角的好奇。

「我想我不会选择整形外科了,」博斯说。

特里斯坦想着这句话,重新俯下身,把博斯很喜欢的那个鼻子贴在他的后背上,然后伸长手臂把他抱在怀里,深深地,像是要把他化在自己的臂弯里一样。博斯没有回应,不管他是睡着、醒了、还是被惊醒了,都会是这样,特里斯坦已经很习惯这一点了。所以他可以继续这样,单方面地、无声地、苦痛地,抱一会儿他。

继续阅读“不要在十点钟走进暮色街十二号(中)”

不要在十点钟走进暮色街十二号(上)

我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在很认真地脑博斯特里,到了何时何地用什么体位做爱都很明晰的程度,(一定是压力太大了)所以稍微写一下。

也在想我虽然一直对骨科都比较路人也比较挑剔,但博斯特里着实是我的occp里我非常偏爱的一对,仔细想想觉得我可能没有很把他们当骨科,特里只是把全身心都奉献给博斯了,不管是从追随者、爱人还是弟弟的角度。可能只是喜欢这种依附的关系。

我也会思考这样的特里是不是失去了自我呢?却好像也不是。「想要博斯」就是他最真实的自我,特里作为我oc里最妈的角色,温柔和欲望或许也都是相应最强的吧。对不起,我果然还是总搞男妈妈。


到了三年级,特里斯坦·约兰还是没适应大学这种事物,于是干脆就搬回家住。「我干嘛要去付每月700圆的房租?我们都已经在还十二号的贷款了。」他少见地有点急赤白脸,「而且我总是忍不住去擦公寓的洗衣机桶。十九岁的孩子邋遢极了,博斯。」

博斯·约兰没有马上接话,甚至没有做出什么表情,就像他往常一样。不过,他在重重划去信纸上那个写错的自己的名字的时候,举止多少显得粗暴,所以特里斯坦没再讲话,只是微微呶起嘴,抱起双臂继续瞧着博斯。

「你待在这里又有什么意义呢?」最后博斯说,「我要走了,帕西瓦、杰兰特和加拉德也要离开,很长一段时间里没人会用这里。这是座大房子,特里,我们搬过来不是让你给壁橱清灰的。」

「好像我愿意做似的。」特里斯坦说。

继续阅读“不要在十点钟走进暮色街十二号(上)”

相爱总在反悔时

*完全写成了与我预想不同的内容,本来是应情人节的景写几个CP爱爱故事,然后就——呃——不知道变成了什么!!

今天晚上我有些无聊,所以打开了热线的调试接口。当然从道理上说,这不太道德——但是我们不是一个正式立项的研究,谁管我们有没有遵守道德规章呢?而且,我实在是太无聊啦。在很无聊的时候,我总是会第一个想到我们热线的调试接口的。

继续阅读“相爱总在反悔时”

三人友谊受害者(下)

写oc一个大问题:发散得太远以至于很难把故事扳回来

继续阅读“三人友谊受害者(下)”

三人友谊受害者(上)

今天还是常夏娱乐故事。为什么娱乐圈这么多故事,想想就奇怪,仿佛我的心头好是娱乐圈文一样。

……是瓜太多的缘故。(虽然我都没怎么吃,不过)娱乐圈真是谎言和谣言的温床啊。

继续阅读“三人友谊受害者(上)”

常夏神话故事:十二氏

今天来讲一点老掉牙的故事。超级无聊也超级生涩,但是想起这里一直有一个坑,所以快速地……至少是给自己讲清楚。

继续阅读“常夏神话故事:十二氏”

谁杀死了孔雀公爵

今天也是没什么访问量的一天呢!话说回来直到访问量暴跌我才深刻意识到这站之前是有人在看的,谢谢大家谢谢谢谢

因为完全成为信息孤岛所以也很清闲,随便讲个小小故事用以解乏

继续阅读“谁杀死了孔雀公爵”

EST人物关系图ver 0.9

……我可能实在是太闲了

说窝起来好好搞搞车不过这两天也……在生活里忙,没搞什么车,然而说是忙却也很麻利地做了一张完全没有存在意义的图表

……我很久以前就怀疑这玩意儿不如我写个数据可视化的东西来呈现,这次做了我确信我的直觉是对的…裙带关系类的太多了有很多一言难尽,只能是尽量捋清楚让自己以后不要再乱写了

这次我找到了一百万个被我吃了的设定,最香的设定永远是被自己忘了的设定

继续阅读“EST人物关系图ver 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