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谈谈肌肤相亲

既然是在这里,那么为什么不谈点平常不会大声说出来的东西呢?
当然有点没话找话的嫌疑,不过当我们在爱一对CP的时候,一定会对他们的性有一种非常主观又很执着的看法与偏好,所以……就试着说说吧!作为我第一次在这里谈论的成御!

※非常我流,非常纯粹的个人观点,用辞有一些确切化,但当然并没有任何反对其他看法的意思!只是「我私下喜欢这样解读」而已XD

我确实,确实,确实很喜欢两情相悦的成御。倒不如说,我本身喜欢两情相悦的性。或者说,不是爱情也好,但一定要有欲情。一方单纯施加给另一方的欲望,则比较像是一种折磨。

总之就是,他们要为了「想要对方」而做爱……就算退一万步,也要是做爱做到想要对方。

对于有些关系而言,做爱与倾心无关,甚至有可能身体越亲近、心灵越疏远。不过我家的成御,不仅是因为倾心才能做爱,而且做爱可以使他们灵魂相触。……这确实非常罗曼蒂克主义,也是非常带有女性色彩理想化的观点,但我总觉得我这样看不因为他们是我嗑得最狠的CP,而因为他们正是这样的性格和相处模式才让我能够代入这样的解读(并且嗑得这么起劲)。

在我看来成步堂和御剑都带有不同程度的矜持,他们都不是所谓开朗外放的那类人。当然,这不是说他们内向,相反他们完全不内向,他们的行事风格只是内敛,或者说是内化

御剑的内化表现在他过分讲究拿捏的言行举止。他当然非常杰出,或说优秀,但那是一种通俗意义上的优秀,这就让他似乎像是一个被塞进模型里去过的人,因此举手投足都带上一种很刻意、很标准化的风格。所以他虽然张扬鲜烈、飞扬跋扈,但一举一动都理性、都有讲究、都有迹可循。是这种理性让他看起来不大可能做出任何关乎情感的直接表达。所以,在很多情况下,他表现得高高在上、极难揣摩。

成步堂则当然拥有一个非常特殊的自我。尽管说勇于表达自我的人应该是一个外放的人,但如果他的自我过于突出的话,便不经意间就会与世间产生隔阂。他的一言一行都比较特殊(当然这是主人公必需的宿命),而且有些时候不能被一般价值观所评说。他会认真倾听别人的话,但是会很快地把那些信息内化成非常具有他个人特色的想法。归根结底,他不是一个会融于平凡人群的人,他永远是一个很特别、很突出的个体(无论从外貌还是从言行),这让他毫不具备御剑的那种优越,也因此让他很难被他人真正了解。

不如说,两个人都是那种带有「距离感」的人,只不过御剑的距离感有一点像刻意为之,而成步堂的距离感似乎浑然天成。对于御剑,你知道他离你有多远,而且他确确实实就是那么远;但对于成步堂,往往是不到那些时候你就不能突然意识到他竟然离你真的很远。

所以,这样的两个人,如果不能同时发自内心地「想要」对方,就不会缩减一丝一毫的距离。(单向的欲求是无济于事的)

因此在我心中他们的第一次一定带有一种异于平常的磕绊,因为好像有一些话两边都不好意思说。不过就算中间有那些不完美,在真正拥有彼此的瞬间那种心灵上的震撼和满足会超越身体上的磨合痛(当然痛还是痛,而且事后应该是真的巨痛)。

我以前说过我既喜欢成步堂抱御剑也喜欢御剑抱成步堂。成步堂抱御剑是用尽全身力量,被心灵深深驱使,那些强烈的情感全部梗在喉头,就是没法表达,所以就深深地、深深地抱紧他。御剑抱成步堂则是出于那种,对他真是没办法啊——类似怜悯和关爱的心情,往往会轻轻地摩挲他,像对待小动物似地揉揉他。

成步堂要需求御剑足够深,才有勇气提出与他融合;而御剑要需求成步堂足够深,才会如此默认他的全部。总而言之,性像是彼此需求到没有办法的一种逃避般的选择,是一种很难出口的情感的宣泄,很喜欢让他们在做爱时默默地相互想着——真的好需要他,而且也好庆幸是与他一同度过着这样的一刻。

当然不仅仅是两情相悦,在这样双向的需求上可以延伸出太多的情况;或许是终成眷属,也可能是求而不得。可以是温柔舒缓的性,也可以是暴戾无言的爱。毕竟,他们之间的那层距离一定要经过很多身心的交战才能真正被打磨开,所以在那之前,尽管互相需求,但仍然难触心底;正因互相需求,才为对方的捉摸不透而心烦不已;这样的纠结,不也真的好嗑得紧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