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巫师们藏匿于蜂蜜公爵巧克力中的东西是什么

※HPpa,只是个脑洞,并不会继续写(,然而不继续写的结果就是文不对题(…
※Lof没有斜体真是逼死我!私货满满,人物性格欧美化,二设甚至三设出没,翻译腔,人名都是英文音译,发这里就不注释了,就一个比较冷的雷蒙德·希尔兹(Raymond Shields)=信乐盾之
※成御七年级,宵冥四年级,春美一年级的设定,大概

      菲尼克斯·莱特的脸被寒风吹得红红的。他在图书馆门口张望了一圈儿,兴冲冲地一路小跑向迈尔斯·埃奇沃思的桌子(「格兰芬多扣十分!莱特先生,关禁闭!」),在身后留下一道泥泞的脚印。埃奇沃思皱眉叹了口气,挥了挥魔杖把那行脚印除去,继续头也不抬地写他那篇已经写了十二英寸长的论文。
     格兰芬多的七年级学生在他后面稀稀拉拉地走进图书馆。他们刚上完圣诞节前的最后一节保护神奇生物课,每个人的袍子都被鹅毛大雪和烂泥弄得湿乎乎、脏兮兮的。现在他们正带着那种漫不经心(或装作漫不经心)的神情给自己念无声的烘干咒。有些人一定是故意把手法花样弄得复杂了点儿,那些低年级的学生们带着眼巴巴的崇拜神情看着水蒸气从袍子里飞出来。
     但莱特没必要这么做。「谢谢你的防水防湿咒,迈尔斯,」他笑嘻嘻地托腮看着埃奇沃思专注的侧脸,「总是比别人的咒语更管用一点儿。」
     「你已经十七岁了。如果连一个像样的防水防湿咒都施不出来,莱特,」埃奇沃思推了推眼镜,翻开《东方草药索引》,有些尖锐地指摘道,「我觉得你该为自己的N.E.W.T考试稍微担点儿心。」
     莱特听到最令他懊恼的那个词,发出了烦躁的声音。「你知道我讨厌考试,迈尔斯。」他瞧着埃奇沃思专注地地写着论文,感到被冷落了,因而更加痛恨起那门考试。他清清嗓子摸出魔杖,对着那根装饰华丽的酒红色羽毛笔复杂地挥了挥,「鞋匠在上。」
     那根羽毛笔从埃奇沃思的手里猛地跳出来,自己在羊皮纸上飞快地书写起来。埃奇沃思震惊地看着他。
     「你是怎么做到的?」他瞪着那欢快地移动着的羽毛笔,「鞋匠?我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咒语。」
     「我发明的,」莱特打了个哈欠,「鞋匠嘛……那是个麻瓜的童话故事,我想你大概不感兴趣,但差不多是讲一堆皮子如何被自动做成皮鞋——」
     「听起来像是魔法,」埃奇沃思仍然盯着自己的羽毛笔。
     「非要那么说也没错。总之这个鞋匠和他的小精灵帮我解决了写作业的老大难题,我很喜欢。」莱特眨着眼睛,得意洋洋地挥着魔杖,羽毛笔随着他的杖尖做出几个炫耀似的杂耍动作,「现在你有时间陪我出去玩儿了吗,迈尔斯?」
     「我不确定它可靠,」埃奇沃思慢吞吞地说着,把羽毛笔抓回手里,那羽毛笔开始无声地剧烈挣扎起来,掉下几根红色的细绒,「这让它看上去像根十分卑劣的速记羽毛笔。」
     「哦,迈尔斯——」
     「在图书馆里交头接耳、乱挥魔杖!」图书管理员奥德巴格夫人气喘吁吁地尖叫起来,「格兰芬多再扣十分!哦,埃奇,别见怪——莱特先生总是这么惹人烦心——」
     「这儿是您的图书馆,夫人,」埃奇沃思尽量不去在意那个过分亲密的称呼,彬彬有礼地说,「请您随意处置。看起来莱特又要害得格兰芬多得不上学院杯了。」
     奥德巴格夫人不好意思地拨了拨灰白的卷发,用一种特别慈爱的目光看着他。莱特不由得打了个寒噤,用胳膊肘杵了杵埃奇沃思。「埃奇?」他做了个鬼脸,对着埃奇沃思耳语,「我不知道你原来喜欢这个称呼,埃奇。」
     「闭嘴,莱特。」埃奇沃思咬紧牙关说了一句,耳朵莫名地涨红了。
     「你总是这么贴心,埃奇。」奥德巴格夫人用小姑娘似的甜甜语气说。然而转而面向莱特的时候又变成了个气势汹汹的老太婆,「至于你,莱特先生,今晚九点去希尔兹教授的办公室关禁闭!听说他新抓来一笼可爱的康沃尔郡小精灵,他一定会很乐意见到你准时出现在那儿。」
     「对不起,奥德巴格夫人,我反对。」莱特大声说,「迈尔——我是说埃奇沃思也在说话,也在挥舞他可爱的小魔杖,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一起关禁闭。」
     埃奇沃思用漂亮的灰眼睛瞪着他。莱特低低地痛呼一声,觉得手腕肿了起来——埃奇沃思给他施了个无声的蜇人咒。
     「埃奇先生从不做这些违反规则的事儿,」奥德巴格夫人宠溺地说,「他可是我们可爱的、杰出的、英俊潇洒的男生学生会主席。」她的目光在他衣襟上寻找了半晌,有些失望地说,「——唉,埃奇,你又没戴那徽章。」
     「这不公平,」五分钟后莱特气冲冲地快步走在长廊上,「无论你做什么都不会受到惩罚!你在奥德巴格夫人眼皮底下给我施蜇人咒!」
     「冷静点儿,莱特,」埃奇沃思轻松地说,「我可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可是我不得不去希尔兹那里吃一个晚上的禁闭!」莱特懊恼地说,「今天可是平安夜,迈尔斯!我要跟你一起过。」
     「雷蒙德教授挺喜欢你的。」埃奇沃思事不关己地眨眨眼,「我几乎已经听腻他在课上表扬菲尼克斯·莱特出色的刺猬守护神了。」
     「是吗?他在格兰芬多的课上只说迈尔斯多么多么好。」莱特向他翻了个白眼,「今天他还虎视眈眈地盯着我,粗声粗气地给我留了一大堆作业——十英寸半的缴械咒论文!迈尔斯!我打赌我就是把整座图书馆关于缴械咒的资料抄下来都写不了那么多字。他就是不想让我跟你玩儿。」
     「雷蒙德可不是那样的人。」埃奇沃思若有所思地看着一幅壁画偷听他们的对话并若无其事地装作打哈欠。
     「是吗?那么连续三个月在帕笛芙茶馆撞见他纯属偶然咯?」
     「……莱特,其实我一直对你挑选约会地点的品味十分怀疑。」
     「你不喜欢帕笛芙?」
     埃奇沃思回给他的笑容充满了尖锐的指摘。
     「……好吧,其实我也觉得两个男人跑到那里感觉怪怪的——不过那都是玛娅怂恿我的!她说帕笛芙适合约会。」莱特嘟囔着摸了摸后脑勺。
     「我要回塔楼了。」其时他们正走到岔路口,埃奇沃思打断对话道,「你也早点回去吧?雷蒙德教授还等着你呢。」
     「不会吧,连你也这么说。」莱特哭丧着脸,「我打算去找他谈一谈。一年一度的平安夜他难道不想休息吗?我真的想跟你——」
     「——对不起,莱特。」
     埃奇沃思的声音有些奇怪。莱特打住了话茬,微微皱眉看向埃奇沃思。他以为对方因为自己闯祸搞得不能共度平安夜而生气了。
     「对不起,迈尔斯!我——早知道我不该对奥德巴格夫人出言不逊——」
     「……不……不是你的问题。」埃奇沃思重新看向他,有点僵硬地推了推眼镜,「其实……我今年不能在霍格沃茨过圣诞了。我应该早点告诉你,却一直拖到现在才说。对不起。」
     莱特呆呆地望着他,因惊讶而微微张开了嘴。
     「——你是……因为生我的气而随便乱说的吧?迈尔斯,我——对不起,我那天不该硬拉着你往禁林跑——」
     「其实早就——早就决定好了。我——我今年必须——回家过圣诞。」
     莱特突然想起每次他问埃奇沃思想在圣诞节干些什么的时候,对方总是笑而不答或批评他无心学习。他以为那是埃奇沃思固有的矜持。又或许是他自己太狂妄了,早已经默认埃奇沃思会跟他度过每个惬意的假日——每一分每一秒。
     「可是……回家?你——你是说卡尔玛家——可是——」
     「是——呃——是卡尔玛家。我得——我必须回去一趟。我知道你很难原谅我,但是——天哪。莱特。别这样。我就是最不想看到你这样子。」埃奇沃思别过脸咬住了下唇。他摘下眼镜捏着鼻梁,神色看上去有些痛苦。莱特望着这样的他,再也说不出什么话。
     「我怎么会无法原谅你呢。」莱特低下头,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音量咕哝道,「我只是担心你——」
     「听说你在圣诞前夕给自己弄了个禁闭!?」玛娅·斐气势磅礴地把他逼进长扶手椅的一个角里。
     「嘿——别用魔杖指着我,玛娅!」莱特扶着脖子继续往角落缩着,手指警惕地紧握魔杖——没人不知道玛娅·斐的蛾子精魔咒有多厉害,「格兰芬多今天吃禁闭的人已经够多了——」
     「尼克,这可是个非常、非常糟糕的消息。」令人惊讶的是一向乖巧可爱的佩儿·斐也拉下脸虎视眈眈着莱特。莱特叹了口气,当这对表姐妹一同向他发怒的时候,他的地位可能比斯莱特林休息室的海拔还低。
     「我知道,是我的错,我又没忍住向奥德巴格夫人发火了,可是有时候她真的让人无法忍受——」
     「平安夜!」玛娅活像一封焦躁跳动着的吼叫信,「尼克·莱特,你知不知道七年级的平安夜意味着什么——」
     「这是要跟最重要的人共度的、最重要的一夜!」佩儿的魔杖头冒出一串火星,「尼克,一位绅士怎么可以让淑女——让玛娅小姐失望呢!??」
     玛娅和莱特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别开眼神,咳嗽着糊弄过去。
     「……没错!总之是最重要的一夜。而你要伺候康沃尔郡小精灵?」玛娅坏笑着把魔杖伸到莱特眼前,莱特被弄得几乎对眼儿。
     「请务必向玛娅小姐道歉哦!」佩儿气势汹汹地挽起了她过长的长袍袖子。
     「……对不起嘛。」莱特可怜巴巴地说,「我会去向希尔兹求情的。还有,对不起,佩儿。对不起,玛娅。」
     在一年级的佩儿面前没有什么固执可言,对这个直率的孩子,该说的话必须要说。佩儿的表情和缓了一些,但仍然坚持认为莱特需要做出更多实际的表示。莱特把头点得如鸡啄米,在扶手椅上安安分分地端正坐直,讨人喜欢的蓝色大眼睛透着分外认真的神色。
     「双倍的圣诞礼物——明白。一起去霍格莫德——了解。一大盒蜂蜜公爵的巧克力!?让我考虑一下——啊不不,当然应该当然应该。」
     玛娅低头温和地看着佩儿,摸了摸她因为动真格地生气而涨得通红的小脸蛋,笑吟吟地说:「尼克已经道歉了,接下来我会好好惩罚他的。佩儿你放下心去吧?不是还要给姨母寄信吗?」
     佩儿嘟起嘴,似乎想现在马上就看到莱特把他的承诺兑现。但或许是因为给自己的母亲寄信确实更为重要,她还是动身向猫头鹰棚屋跑去了。玛娅望着她瘦小的背影,长长吁了口气,窝进莱特旁边的扶手椅,撑着脸颊问他:
     「然后呢?你会给埃奇沃思送一大盒蜂蜜公爵的巧克力?然后你们的七年级平安夜就这么算了?」
     「你不会真的指望我们腻在有求必应屋里,在一株槲寄生下傻乎乎地亲嘴儿吧。」莱特苦笑着揉了揉脑袋。
     「什么嘛——你又偷看我的本子了,尼克!」玛娅非但不生气反而不明所以地做出了一个诡异的神秘微笑,「我已经加过三层锁了!不会又是你自己发明的咒语吧?」
     「麻瓜们会选择使用一枝加工过的发夹。」
     纯血统出身的玛娅瞪圆了眼睛,然后恍然大悟地在胸前一击双手。
     「防巫师不防麻鸡——原来是这个意思!」
     「别说『麻鸡』,」莱特说,「被那些英国佬听到又要嚼舌根了。然而话说回来我和迈尔斯真的没有你所想象的那么——」
     「——那都不重要。埃奇沃思没生你的气吗?」
     「……我想他超生气的。」莱特长长哀叹了一声,心乱如麻地绞着双手,最后拗不过玛娅好奇的目光,从齿缝里挤出一句,「……迈尔斯说他今年不在霍格沃茨过圣诞。」
     玛娅从扶手椅上腾地蹦了起来。
     「什么!?你是说——?——伊索·瑟尔的金胸针啊!」
     「哇,你不用那样惊讶吧——虽然我听到这消息时也非常——」
     「那么你给我念了足足一个月的『平安夜计划』是怎么回事!?」
     「……我以为……我以为他会和我一起过嘛。」莱特绝望地把脸捂进双手,「我以为他今年不用回家了——」
     「那他现在岂不是已经坐在霍格沃茨特快专列上了!?」
     「——我想——是——是这样的吧——」
     玛娅站在那儿对他怒目而视了半晌,突然大步流星地向公共休息室大门走去。
     「玛娅——!?」
     「我要去见个人!!!」
     玛娅的紫色长袍在她身后翻飞,她现在是一封爆炸的吼叫信。
     莱特也得去见个人。雷蒙德·希尔兹——得罪奥德巴格夫人的报应、他的黑魔法防御术课教授,也是埃奇沃思生父的挚友。正如埃奇沃思所言,这位先生确实对莱特有着非凡的重视——只是不知是因为莱特过人的黑魔法防御术天赋,还是因为他对年轻的埃奇沃思先生的特别关注。
     「我想,像你这种优异的学生应该不必我多费口舌了,莱特先生。」希尔兹摸着他尖尖的下颌骨别有深意地一笑,「击昏这些可爱的小东西,然后分装进这些好看的玻璃笼子里——对你而言是小菜一碟吧?」
     「不知道该不该提醒您,先生,我的保护神奇生物课只拿到一个『A』——我可不能保证两个小时后您的办公室还保持这副样子。」莱特拉着脸说。
     「总比『P』好,不是吗?没必要那么谦虚。」希尔兹用魔杖尖卷了卷他已经蜷曲成绵羊毛状的头发,「当然了,谁让迈尔斯拿了十一个『O』呢?谁在这样的人身边都会保持谦虚的。」
     提到埃奇沃思总让莱特觉得心里干巴巴的。他想说些什么来回应希尔兹这种一如既往的旁敲侧击,但最终空荡荡的脑子什么也没倒出来。他举起魔杖对准装满铁蓝色小精灵的笼子,却发现自己无法专注,不禁烦躁地咂了咂嘴。
     「我很抱歉打扰到你和迈尔斯,不过奥德巴格夫人的决定我是没法干涉的。」
     希尔兹转过身去,似乎是不经意地擦拭台面上精巧的小机械,但他话语中所表达出的含义毫不含糊。莱特翻了个白眼儿,他常常有些搞不明白希尔兹对他和埃奇沃思的交往究竟持什么态度——或许希尔兹自己也没搞明白过。
     「……教授,我真的已经不想再说,但是我和迈尔斯——埃奇沃思——不管怎么说,您这种——试探让我觉得有些——冒犯。」
     「好吧。但我想替格里高利关照一下他所万分疼爱的独生子和他的男朋友。」希尔兹认真地擦拭着他的窥镜。
     莱特放下魔杖,熟练地从希尔兹房间的角落搬来一个坐垫,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光顾这间办公室实在太频繁,有时候也有些大大咧咧地反客为主起来。
     「莱特先生,康沃尔郡小精灵。」希尔兹温和地提醒道。
     「希尔兹教授,如果迈尔斯选择回家过圣诞——或许甚至还是回卡尔玛家过圣诞——意味着什么?」
     希尔兹显然是非常意外地转过身来。莱特瞥见他高高挑起了眉毛。
     「迈尔斯不在霍格沃茨?!」
     莱特眨了眨眼。「看来我还不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真是太好了。」他一点也不开心地说着笑话,心中的阴霾更深重了。
     他抬头看向希尔兹,希尔兹平日里笑嘻嘻的脸一反常态,把莱特吓了一大跳。这是个这么严重的问题吗?他甚至还没有时间细想过。他只是觉得埃奇沃思回到他养父家里过圣诞这件事很奇怪而已——但是——要知道在曼弗雷德·冯·卡尔玛锒铛羁押阿兹卡班的当下,埃奇沃思在卡尔玛家过圣诞节难道不是件很反常的事吗?
     「……因为他一直都是回家过圣诞节的……」莱特喃喃自语道。
     希尔兹的表情仿佛他刚刚目睹一只蒲绒绒被折磨致死。他的脸色非常吓人,莱特望着那张苍白的尖脸,突然开始产生如山如海的不详联想。
     「我该——我该把他留住的!」他如梦初醒地自言自语,「伊索的金徽章啊,梅林的胡子啊,我……在听到他说回家的时候我就应该……!」
     「请把这笼康沃尔郡小精灵安顿好,莱特。」希尔兹慌乱地说,「不做完不许回去——我现在必须——」
     他还没说他必须干什么,就已经风风火火地消失在门外面了。
     大多数人都去参加平安夜晚宴了,莱特借此在空无一人的塔楼里奔跑,最终在胖夫人前面跟玛娅撞了个满怀。
     「天哪,玛娅,你到底去哪了,我已经受够今天所有人都把我扔在身后跑开——」
     「弗朗西斯卡在霍格沃茨,」玛娅怒气冲冲地说,「尼克,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弗朗西斯卡·冯·卡尔玛在霍格沃茨过圣诞——」
     「我想你们应该先决定是在里面还是在外面吵,」胖夫人的火气比她还大,「很抱歉,不过我现在必须得去参加宴会了——」
     「尼克·莱特你这个笨蛋竟然让迈尔斯·埃奇沃思在失去父亲的第一个圣诞节里一个人到处乱跑——」
     莱特发现在最糟糕的预感得到证实时,连晕倒这种简单的逃避方法都不肯眷顾他。
     「——而且你是离他最近的人,连这点事都做不到你真的是比巨怪还迟钝——」
     「——比鹰头马身有翼兽还愚蠢,比曼德拉草还讨厌,比家养小精灵还卑贱——」
     莱特惨叫一声。火辣辣的被鞭笞的痛感在他的后脊蔓延开来,弗朗西斯卡·冯·卡尔玛魔杖中伸出的那条蛇一样的鞭子一如既往毫不留情。
     「菲尼克斯·莱特!」这种连名带姓的直呼方式比她的鞭笞还让人感觉疼痛,这位贵族出身的小姐正咬牙切齿地掰着她的魔杖,还好她化为长鞭的魔杖柔韧到足够让她虐待,「如果迈尔斯·埃奇沃思出现任何问题——我会——」
     莱特头脑一片空白。负疚感倾泻而来,他无法直视这位与埃奇沃思情同手足的斯莱特林美人儿。
     「我必须跟他取得联系。」他在一片杂乱的头绪中勉强拽起一条,「他——我想,猫头鹰——没错,猫头鹰。」
     「我们得告诉院长,」玛娅带着慌乱的哭腔说。
     「没用的,」弗朗西斯卡咬紧牙关,「离校期间学生的人身自由学校不能干预,我们没有正当理由——」
     「你们去找希尔兹教授,」莱特扶着脑袋迈开发麻的双脚,「他或许去找校长了。」
     他把玛娅和弗朗西斯卡甩在身后,跌跌撞撞地向猫头鹰棚屋的方向跑去。他满脑子都是埃奇沃思最后与他分别前脸上的痛苦表情,他当时没意识到——埃奇沃思的痛苦或许是——
     「尼克!」蹲在猫头鹰棚屋里的佩儿跳了起来,反而把他吓了一跳。
     「佩儿!」他语无伦次地说,「你怎么——没有去晚宴——」
     「我把信寄出去之后……有点想妈妈……」她低下头咕哝道。
     莱特很想安慰她一下,但是眼下他并没有这样的余力。他吹了声口哨,他的猫头鹰特茜应声而来,莱特借着棚屋中微弱的灯光在一小张羊皮纸上指挥他的羽毛笔写字。
     『迈尔斯,答应我不要做傻事。P.W』
     特茜锐利的目光扫到字条上的字迹,不禁忧心忡忡地鸣叫了一声。莱特手忙脚乱地把字条绑在她腿上,她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了夜色中。
     「……尼克?」佩儿慢慢地说,「埃奇沃思先生……发生了什么吗?」
     莱特低头看着佩儿纯真而充满忧虑的眼睛。埃奇沃思的遭遇与眼前这个少女的境遇是相似的——他们的亲人被关押在阿兹卡班。莱特曾经发誓要与玛娅一起共同保护佩儿,但在埃奇沃思面前,他无法立下这样的决心。埃奇沃思成熟、优秀而完美,他根本不知道仍未自立的自己究竟能不能成为埃奇沃思的依靠。但是他无比希望埃奇沃思可以更多地信任依赖他一些,因为他们毕竟是……恋人。
     「尼克!」
     玛娅满脸苍白地出现在棚屋前面。
     「希尔兹教授说服校长给你开了临时离校许可。快去找埃奇沃思……在一切发生之前!哦,天哪,尼克……」
     莱特从玛娅颤抖的手中接过那张羊皮纸。佩儿有点害怕地跑到玛娅身边,莱特握紧魔杖,向格兰芬多塔楼径直而去。
-end or maybe tbc?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