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箱

*群里的活动!抽到题的一刻好开心,写起来掉了三层头发
*原型&玩具相关感想在后面讲讲
*原题:
开头:成步堂龙一正想向证人出示律师徽章,才意识到,现在的自己只是个乐高小人——身上的衣服和律师徽章只是块涂料。
结尾:这些玩具一会再收拾吧,御剑怜侍想着,把在地上趴睡的小美贯抱到床上,掖好被子。

出题人是@TNOTSS老师,很快乐地激发了玩具爱好者的热情,可是真的好难(落泪


    成步堂龙一正想向证人出示律师徽章,才意识到,现在的自己只是个乐高小人——身上的衣服和律师徽章只是块涂料。
    他在自己平坦的塑料胸膛上敲了敲,听到的只是硬质物体碰撞所发出的闷闷声音。他看着自己的手,那真是好一块滑稽的U形小钳,仅有的两个手指动一动,让他感觉自己像一只明黄色的螃蟹。
    「好吧,」他嘟囔了一句,挺起胸膛将胸前的金色涂料展示出来,「总之——这是我的徽章。」
    暮光闪闪凑过来,用那对亮晶晶的贴纸眼睛瞪着他的胸口。「徽章?」这匹粉紫色的玩具小马(独角兽!对方有点生气地说)足比他高出一倍,使他不得不在她柔顺鬃毛投下的阴影中眯眼仰视着她,而她只是兴味盎然地打量他的金色徽章,「那是你的可爱标记吗?一朵金色的向日葵?我猜你拥有一大片花田。」
    成步堂踌躇了一下。『可爱标记』这个词语的读音足以让任何青年男子不由自主地瑟缩。
    「唔,我没有花田,不过我经营着一家事务所。」他努力思考着如何与一个女孩玩具进行有效率的沟通,「而我的工作就是帮助孤立无援之人。」
    「哦,这可真了不起!」暮光闪闪说,显然来了兴致,「那么你现在是在帮助什么人吗?」
    「是的,不过我需要你的协作。」成步堂发现对话终于勉强成立起来,不禁松了口气,「昨天晚上你有见过巧克力兔妹妹吗?」
    「巧克力兔妹妹!」对方表现得很是惊讶,「是啊,昨天晚上我们在这里玩——和美贯小姐一起玩。」
    「请问当时在场的都有什么玩具呢?」成步堂按照惯例发问。
    「我想……大概就是薰衣草害羞兔和切里斯小猪了吧。」小独角兽回忆道,「你也知道,美贯小姐没有很多玩具。」
    这情报跟他之前所获取的相差无几——证言中所提到的那两个玩具早前也是如此作答。看来与案件相关的人物无非如此,整个案件陷入了一个封闭的螺旋。要想找到突破口,他必须从这几个可爱玩具的可爱证言中挖掘出新的真相。
    「那么请问你们分别时,有没有察觉巧克力兔妹妹有什么异样呢?」
    「哦,天啊。」暮光闪闪眨了眨她镶有长长睫毛的大眼睛,「她发生什么事了吗?」
    「其实,今天我们在玩具箱里没有发现巧克力兔妹妹。」成步堂觉得自己的脸不知不觉地板了起来——当然也因为那本来就是一大块塑料,「而根据我所了解的情况,你是最后一个见过她的玩具。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够提供更多的信息。」
    「可是……我们只是照常玩耍而已,昨天晚上是侦探游戏。结束之后我们被收回玩具箱里……」
    暮光闪闪歪过头,若有所思地望着他,开始绕着他慢慢地踱起步来。他不由自主地将目光锁定在她身上,头壳在脖子转轴上扭动起来——有点过时的身体部件让他觉得脖子很涩,他不禁抬手扶稳头发部件,转过身体跟上头部的转动,以防头被卡在一个疼痛而扭曲的角度上。
    「我想起来了!」暮光闪闪突然盯着他的头快乐地说,「当时在场的不止我们几个。还有一个——跟你一样的东西!虽然他只是短短地停留了一下……但如果说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情,那就一定会是因为他!」
 
    成步堂一头雾水地回到了他的暂居地。他的暂居地用5899号套件和一小堆零散的基础块拼接而成,有点过分简约和秀气,但优势在于每一天都长得不大一样,对他而言很新鲜,大多数时候也很舒适。
    「所以,」御剑站在门口对他挥了挥黄色钳子手,「有什么进展吗?」
    成步堂瞪着他。
    「你要知道,」他踌躇了一下,继续说,「我还是不太习惯看到你住在我家里。」
    御剑微微耸了耸肩:「你还是尽早接受这个设定比较好,成步堂。」
    成步堂盯着他身上的那块粉红色皱纹纸——从形状上推测那大概代表着一条围裙。
    「让我猜猜……你是在给我做饭吗?」
    「啊……别说傻话。」现在尴尬瞪视对方的人变成了御剑,「你明知道这也是设定。」
    成步堂不禁在这天第一次咧了咧嘴。
    「好啦。」他坐下在餐桌旁边,而御剑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目前还是没有人在被收拾起来之后见过巧克力兔妹妹。不过我有个问题想要向你确认一下。」
    他看了看御剑,御剑等待着他的发问。
    「唔……昨天你没有去和她们一起玩侦探游戏,对吧?」
    「你应该很清楚,在不玩法庭游戏的时候,我不会离开这间积木屋。」御剑耸了耸肩,「这也是设定的一环。」
    「确实如此,因此我怀疑美贯对你有一些误解。」成步堂说,「不过……这就出现了新的矛盾啊。」
    「愿闻其详。」
    「你看……玩具箱里只有我们两个积木小人,对不对?」成步堂把自己松动的头发部件摆正,「但是那位小马姑娘说她昨天看到了另一个积木小人。」
    御剑眨了眨眼。
    「或许是我们所不认识的新玩具。」
    「确实。」成步堂说,「因为自从你——我是说『你』开始路过之后,美贯总是会得到新玩具。」
    「我想这似乎是一种指责?」御剑彬彬有礼地问。
    「当然不是,但是美贯会把你看作圣诞老人。」成步堂很难解释自己为什么听起来有点恶狠狠的,「可是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她甚至都不大相信圣诞节本身呢。」
    御剑顿了顿,显然是在思考要不要开始转移话题。成步堂低头抓起餐桌上的那把塑料勺子,在绘有香喷喷洋葱汤的积木块上装腔作势地舀了舀(看起来只像敲了敲)。
    「无论如何,」御剑说,显然是不怎么希望讨论玩具世界以外的事情,「新的证言浮出水面了,对吗?」
    「谢谢你的汤,有一股很好喝的亚克力贴纸味。」成步堂说,「所以你给美贯买的新玩具里,究竟还有没有其它的积木小人?」
    「我也只是被送给美贯的积木人,成步堂。」御剑有点尖锐地说。
 
    积木床有点小,成步堂躺下在御剑身边的话,两个人就必须挤得很紧——甚至重叠上一点儿,才能保证彼此不掉到床下去。因为叠在御剑的一半身体上,所以他并不知道御剑是怎样的一幅表情。不过,他还是试图带着轻松的语调开口:
    「我想美贯一定对我们的关系有一些很严重的错误解读。」
    御剑响亮地哼了一声。
    「确实。我非常怀疑你对她进行了怎样的教育。」
    成步堂干巴巴地笑了。
    他和美贯的交流并没有那样多。确切地说,是『他』和美贯的交流没有那样多。或许正是因为『他』缺少与美贯相伴的时间,美贯才会创造出他来——用黑色粘土为他捏了个尖刺刺的头型,用马克笔把他的身体涂蓝,同时不忘画上一个圆圆的金色徽章,而他最初只是个印有粉色涂料的积木小人罢了,胸口上还画着一个大大的红心(因为他是情人节发售的积木小人,到圣诞节时打三折出售)。从那时起,他就是成步堂龙一,代替『成步堂龙一』伴美贯在一起,天天与巧克力兔家族和彩虹小马打交道,将侦探游戏和法庭游戏烂熟于心。
    他陪美贯度过了两个圣诞节。在这两年之间,美贯用那些零散的基础块为他搭建了形形色色的住所、案发现场和法庭。在这些故事里,他逐渐熟稔了『成步堂龙一』;是一个律师,专门多管闲事,几乎不是律师了,却一直保留着那个金色徽章并以此为傲。有一段时间,美贯在他身上贴上了闪亮的水钻贴纸用以代表徽章,但很快就失去粘性而剥落了。他本来没太在意,但是美贯把他捧在掌心,扁着嘴默默地看了很久。在那之后美贯还是在他身上画了徽章,用金色油性笔很认真地点了又点。
    他稍微有一点自豪,因为他是美贯这样重视的玩具。
    美贯的玩具不多,他的邻居也就那样几个。所以在最近一个圣诞节时,大量的新邻居令他特别惊讶。和豪华的5899号套件一起光临的是红衣服的积木小人,美贯笑嘻嘻地用油性笔在他眉间画了几条皱褶,在他胸前粘了一丛白色蕾丝,便是『御剑先生』。除此之外,还有英格兰的布偶和瑞典的小小木雕,成步堂不觉得自己有任何吃醋的情绪,但不明来由地有些怒气冲冲,他觉得这份厚礼的馈赠人要把美贯惯坏的。
    尽管如此,这位新来的邻居却是相当富有魅力。在转天的第一次法庭游戏上,对方傲然登上检察席,前所未有地将他驳斥得一塌糊涂。成步堂灰头土脸地走出法庭时,一大半的玩具——无论是小猪小鹿还是小兔子,都已经成为了御剑的忠实拥趸。因此在他精疲力尽地回到积木屋时,就被站在自己厨房里的红色积木人吓了一大跳。
    「……总之,我是你的室友。」御剑显得极不自然,但还令人钦佩地维持着得体的言行,「这是美贯的安排,所以……所谓『设定』,同为玩具应该不需要我再做任何解释了吧?」
    时至今日,成步堂仍然会想,或许便是因为那种别扭而正直的性格,他无论如何也无法讨厌御剑。虽然有时候他会说点尖刻话——但那也只是出自一种神秘的『设定』。只要不是在法庭上,他在看到御剑的时候,会莫名其妙地感觉心情愉快。
    「从结果而言,你还是没有找到任何证据。」但御剑大多数时候不会让他们的话题远离案件,「接下来就是法庭游戏了,如果你不能提出任何证据,我们就只能假定星光闪烁小姐为嫌疑人。」
    「暮光闪闪。」成步堂说。
    「……无论如何。」御剑把他向旁边推了推,「其实还有一个很明显的证据……我不认为你没有发觉。」
    「好啦。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成步堂错了错身体。
    巧克力兔妹妹的失踪与迄今为止其它事件所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巧克力兔妹妹确确实实是从玩具箱里消失了。而在此之前他们所办理的案件,无非是一些美贯想象出的事件罢了。
    身为玩具,他们自然没有任何使其它玩具消失的能力。这有一点滑稽,但毕竟在玩具的世界里,除了『设定』之外,还有一种颠扑不破的『事实』,比如电动火车不可以进入浴室,而橡皮泥不能在空气中暴露超过十二小时。
    有些事明显到不需任何提示,他就早已察觉其中违和。
 
    台灯关上再打开,对他们而言就是新一天的到来。由于搭建法庭需要彻底拆除他的住所,所以在开庭之前他还有一点时间用来思考对策。
    就他而言,可是完全不希望他最亲爱的小孩深陷于自我谴责之中。尤其是美贯那样十分珍爱玩具的小孩,绝不应该在自责中伤心。
    「如果你还不能做出任何判断,」御剑在他身边说,「那孩子今天就只能伤心了。」
    排除过所有的可能性后,剩下的情况无论多么不可能,都只能是真相。
    「等一下,再等一下——」成步堂用他的黄色钳子手紧紧地抵着头,「御剑,像我们这样的乐高小人真的没有其他了吗?」
    「至少就我所知,」御剑说,「我没有在玩具箱里见过第三个积木人。」
    「不会是美贯的,她从来不会弄丢任何玩具。」成步堂抱着头喃喃道,「只有可能是那个消失的没人认识的玩具——!」
    如果他这些念头的碰撞也能够算是思考的话,他的塑料头壳一定已经被想裂了。他轻轻敲着自己的粘土头发,听着那空荡荡的咔咔声,几乎就快没了想法。
    一个和他一样的东西……
    突然有个想法电光石火般在他的头壳里炸开,他猛地跳了起来,把他身旁的御剑吓得不轻。
    「对不起,」他赶忙抬手把御剑被碰歪的头发部件正了正,「我这才明白,是我完全理解错了——应该要把思路逆转过来——!」
    「这话倒是有几分耳熟,」御剑嘟囔着把他的手打开。
    「是我啊,御剑!」他抓住御剑的肩膀用力摇晃,「是『我』——那个奇怪的玩具是——是『成步堂龙一』!」
    御剑看着他,有一瞬间大概以为他已经神智不清了,但在下一个瞬间,一种恍然大悟的神情也在他的脸上展现出来。
    「你认为是……?」
    「没错,这确实是玩具所不能完成的案件,但不是美贯的错,」成步堂为自己终于说出了这句话而大松了口气,「在现场出现了另一个人类,如果暮光闪闪小姐的话属实,那么那个人就是——」
    「『你』。」御剑简洁明了地打断了他,「但是没有任何证据,成步堂。巧克力兔妹妹现在在哪里?」
    「我不知道,」成步堂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随即感到了万分懊恼,「所以我必须——必须找到她,对吗?」
    「就现在的情形来讲,即便你能够推定所有的案件经过,也完全来不及、并没办法将这件事证实。」御剑冷静地说,「玩具和孩子们只相信物证,成步堂。」
    成步堂转过身,看着即将搭建完成的法庭,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无言以对。
    有一个醍醐灌顶的瞬间,他几乎就要选择跳下桌板并沿着那张无比漫长的橡胶地垫跑出去,哪怕翻箱倒柜也想找到那个失踪的可怜玩具,不过或许那样一来他才会变成下一个丢失的玩具;除了玩具箱和游玩区,他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他沉默地站上辩护席,看着对面御剑若有所思的模样,重新试图把支离破碎的思绪整理好。
    他甚至很难说自己是希望这次庭审快点结束还是晚些收场。
    他们逐一听取了三位在场证人的证言,同时照顾着忧心的巧克力兔家族的情绪。成步堂在这方法庭之间踱来踱去,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玩具们开始议论纷纷,那窃窃私语的音量逐渐放大到能穿透他的耳膜(一个比喻,他当然没有耳朵),他突然在辩护席上砰地擂起拳头。
    「辩护方认为——」
    「等一下。」御剑突然说。
    成步堂猛地抬起头;当然这声喝令并不针对于他。不需要做过多解释,所有的玩具都迅速瞭然了正在发生的事情。
 
    「怎么啦,爸爸,」美贯微微扁了扁嘴站起身来,「明明正到了关键时刻!」
    「啊……对不起打扰到你了。」成步堂有些局促地挠了挠下巴,「不过……御剑叔叔来了,你愿意去打个招呼吗?」
    美贯的表情瞬间一扫遗憾,眼睛深处迸出的小星星透露着一点兴奋和一点狡黠。
    「当然啦!美贯可不是失礼的孩子哦!」
    美贯从衣帽挂钩上抄起小魔术帽戴在头上,兴高采烈地踏着小跳步离开了房间,而她身后的玩具们面面相觑地留在原位。成步堂伸手地揉了揉头发,准备阖上门跟着美贯到会客室去。临走之前他的目光瞟到那组煞有介事、色彩斑斓的小法庭上,神色间流露出一种难以言述的复杂。他走到桌边,拿起那个身上被涂了蓝色涂料和金色徽章的乐高小人,仔细地望了望,落下一个无可奈何的轻笑。
    「日安,御剑叔叔!」美贯清脆的声音在会客室里响起。
    成步堂叹了口气,将他的乐高小人放回原位,在这个时候看到在它对面的红衣小人,不禁发出了一点嗤笑。或许是出于一点戏谑,他用指尖轻轻拨了拨红衣小人胸前的纯白蕾丝,眉眼间的浅浅笑意便很快盖过了之前的那点五味杂陈。他于是快速提起脚步,反手在身后关上屋门,回到会客室里,看着那相对而笑的一大一小,心想这两人没能呈给他的微笑大概都留到了这里。
    「嗯,日安。」御剑温和地说,「看到你这样活泼,就令人安心了。」
    「美贯会一直都精神满满哦!」美贯笑嘻嘻地摘下头顶的魔术帽,从里面摸出一束深红色的郁金香纸花递给御剑,「只是爸爸承蒙您一直照顾啦。」
    成步堂试图进行插话;不过这里大概没有留给他出场的余地。
    「谢谢。真是一如既往的精彩,不愧是美贯君。」御剑接过那束纸花,「只不过今天可不应该由我接受礼物。」
    美贯对着他眨了眨眼。
    「生日快乐。」御剑接着说下去。
    小女孩猛地捂住嘴巴,这时候才回身望了一眼她的爸爸。成步堂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必要再掩饰笑意,他看了看御剑又看了看美贯,最后点了点头。
    「我们带了蛋糕回来。不知道美贯愿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开生日派对?虽然客人就只有我们两个……」
    美贯的脸颊少见地涨红了。御剑低眉笑着看她,她脸颊上那两朵玫瑰色的红晕延伸到了耳畔。成步堂走到她身后,适才将一直藏在背后的双手呈现出来。
    「生日快乐,美贯。」成步堂说,「真抱歉我拿走了你的小兔子……但是我对玩具真的很不在行,如果不带个什么参考的话就完全没办法——」
    「啊,爸爸真是的,」美贯努起嘴唇说,「明明有看到美贯早上在到处找巧克力兔妹妹,对不对!」
    「哈哈哈,对不起,对不起。」
    美贯从他手中捧起那个打着丝带的小礼盒,又把那个被他攥在掌心里的小小兔子玩偶抽出来。
    「作为惩罚,爸爸要给美贯做蟹肉可乐饼、苹果派,还有上次吃过的汉堡肉排!」
    「……不如让爸爸陪你玩法庭游戏?」
    「才不要。」美贯回过头对他做了个鬼脸,却兴高采烈地挽起御剑的手臂,「御剑叔叔可以和美贯一起玩吗?」
    成步堂本来认为御剑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这个请求,他可从来没想过请御剑到事务所来是帮忙育儿的,更何况方才在路上御剑刚刚说过他还有一些文件要看,所以这样一来——
    「好啊,美贯君。」御剑回应着美贯的话语,却是细细望着成步堂,一本正经的面容中流露出一点甚至可以说是幸灾乐祸的意味,「让你爸爸去忙吧,我也很期待今天的晚餐。」
 
    成步堂瞪着他眼前的两只兔子。
    「真是劳您们费心啦!不过我还是安然无恙地回来了。」身着新装的巧克力兔妹妹在他面前转了个圈,那缎子制的浅蓝色披风在台灯光辉下闪闪发亮,「外面的世界还真是神奇呢!」
    「您一切安好,对于所有的玩具来说都是最大的慰藉。」御剑彬彬有礼地说,「话说回来,这位又是……?」
    「哦,啊,您好!我是肉桂兔哥哥——或者说这是我的商品名,我还不知道我在这里该叫什么……」比巧克力兔妹妹稍高的兔子玩偶有些慌乱地应话,不知不觉间将衬衫的袖子也挽了起来。
    「哥哥不用紧张啦,这里的大家都很和善,大家也不会计较这些繁文缛节的!」巧克力兔妹妹活泼地扯着他的红色马甲下摆,「妹妹我在这里就一直是『巧克力兔妹妹』而已啦!只有这两位有些特别,他们有美贯小姐取的名字呢。」
    肉桂兔哥哥细细打量过他们,露出瞭然的神情。
    「啊……是『成步堂』先生和『御剑』先生……!」
    成步堂有些不好意思地拍了拍头发。
    「有那么明显吗?」
    「相当明显。」巧克力兔妹妹说。
    他们就趁着人类们用晚餐的时间稍微寒暄了一阵,玩具们好奇而友好地打量着肉桂兔哥哥,让他很不好意思地把褐白花纹的长耳朵捋了一遍又一遍。
    「话说回来,还有一整套法庭套装啊……」成步堂望着那组还没完全组装好的新玩具,不禁感慨道,「你还真是出手大方,御剑。」
    「什么时候你可以分清『御剑』和御剑的界限,才真的是谢天谢地,成步堂。」御剑用胳膊狠狠地杵了他一把。
    「哎,有什么关系嘛。」成步堂耸了耸肩说,「归根结底,我们都同样是她的陪伴者,不是吗?」
    脚步声在房门前响起,美贯和她的大朋友们将要回到游戏室来,玩具们迅速地回归原位,肉桂兔哥哥快速地抹了把额头,成步堂看在眼里,不禁在心里默默地为年轻新人打了把气。要知道在小孩子生日的夜晚,新玩具可是最受偏爱的主角。而从玩具和孩子们共度的第一夜开始,它们就会爱上他们,并且长久地陪伴在他们身边。
    这可是局很长很长的游戏呢。
 
    「我刷完这些碗就必须去上班了……很抱歉,御剑,不过能请你帮忙照顾美贯吗?」成步堂忙忙碌碌地在水池前忙活,「哎,我没想到会拖到这么晚的……」
    「不必在意。这毕竟是她的生日。」御剑说,「能看到她的笑容,就已经让人满足了。」
    「哈哈哈,因为她真的很爱玩法庭游戏哦。」成步堂有点无奈地说,「我本以为她会更喜欢魔术……或是别的什么,可是她对法庭和侦探有种奇怪的兴趣。」
    「或许对她而言,魔术习惯成自然,已经不能算是一种娱乐了吧。」御剑看着他在流水下将碗盘慢慢冲刷干净,「只是对于我而言,更意外的果然是那个——『成步堂』和『御剑』。」
    「对不对?」成步堂歪过头,「她对我们的关系一定有一种很严重的错误解读。」
    御剑扶起眼镜,一时间没有接话,不过在成步堂拿过抹布、将碗盘上的水渍擦去时,他望着他的手指,低声地说:
    「但也没有错到哪里去啊。」
    成步堂的手停了片刻,脸上几乎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只是唇角抿起一个很难判别是喜还是忧的弧度。御剑轻轻打了个哈欠,从厨房门口走开,回到游戏室去,构想着可以把小孩子哄去睡觉的话语,却发现美贯已经趴在地垫上睡着了,手中攥着那两个被她精心装扮过的乐高小人,小小的身体一起一伏,似乎正睡得无比香甜。
    真是惹人怜爱的孩子啊,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陪伴在她身边。这些玩具一会再收拾吧,御剑怜侍想着,把在地上趴睡的小美贯抱到床上,掖好被子。
 
 
-end.

关于乐高:为了这个题目我甚至又去买了一盒乐高,玩得不亦乐乎,还在外网查到了饭制的成步堂小人,真的好可爱哦!我本人就是半个乐高爱好者,小时候最喜欢的一个玩具就是duplo的某个家园套组,本来想把它写进来的,但是无论如何也没找到那个套组的编号,无奈之下就用了文中的那一套,其实里面才没有什么红衣小人,只是建筑本身是我喜欢的style(………………

关于森贝儿家族:是的,巧克力兔妹妹和肉桂兔哥哥。肉桂兔哥哥确实很像喜子。本来我的最后一线自制力就是不可以买dollhouse,结果我写到最后,实在是好想买,我手痒好久了。

我个人很喜欢学龄前玩具(………………)小时候其实玩具好多了但还闹过别扭觉得自己玩具不够多不够好,事实上就是直到中二期前还在很快乐地玩各种玩具,中二期后就偷偷买了bjd和塑料小人然后被打断腿(?)

所以刚抽到这个题我是真的很开心!!

然后我脑内迅速过了一遍乐高大电影1&2,突然觉得,淦啊,好难啊,这成御可怎么写(………………)

我踌躇了很久要不要写芭比娃娃,但是芭比娃娃我个人情感色彩太重了,我就是那个一边骂粉标一边买的小女孩,我也是那个能把黑标金标catalog倒背如流但就是没钱买的小女孩(……………………)而且在我心中美贯不太像会玩粉标芭比的小孩,非要说的话我觉得乐高这种性别印象比较淡的玩具确实更适合她。

所以最后还是写了小马宝莉(嗐这当然也是个女孩玩具,但毕竟还有很多bro fan对不对),其实我没有玩过小马宝莉,而且感觉孩之宝对小马宝莉的玩具线策略很谜,所以就随便写了一个紫悦妹妹,虽说我喜欢柔柔……但紫悦还可以代一代真宵不是吗(不是,在胡说什么)

咳对不起又是很个人爱好的话题了!总之是——因为我的儿童玩具脑,所以这篇也非常儿童玩具啦,没有亲亲没有抱抱,就是爸爸妈妈宝宝的温馨生活(?????

但也是一次超级有意义的挑战!!!感觉近期写了好多育儿题材x

成御日近在咫尺不知道明天能不能把最近在搞的小短打发出来qvq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