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ew: The Imagineering Story

十月最值的一件事是捣鼓出了D+。

如同脱缰的野马到处乱看,顺理成章地进入乐园部分。在看这部纪录片之前看了一下16年上迪Grand Opening Gala,在中国风迪士尼那首看得泪眼汪汪的。到底是为什么呢?乐园对我而言最特别的地方就是会让我落泪,一定不是因为悲伤,也很难说是过于喜悦,就是……感动。迪士尼乐园的声光电,真的是魔法。

The Imagineering Story真的是一部非常好的纪录片连续剧(?),虽然本质也是迪士尼洗脑包啦,但了解一下乐园历史和华特精神我觉得完全没有坏处。

imdb9.0,感受一下。

继续阅读“review: The Imagineering Story”

小鬼嘀咕ver2.0

前两天半夜我写了篇碎碎念,后来觉得自己太浮躁+被害妄想+屁大点事就删了,今天我觉得不是我被害妄想,实在是环境已经乌烟瘴气到了佛系如我也天天闹心,我还是要发牢骚。
说句难听的就是在我洁癖成御的时候你连逆转名字还没听过呢,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能在自己CP群里被过激洁癖骑脸。
成御专门时期就莫名其妙地被毫无交流的对家拆家拉黑过,然后从开始写非成御cp起,再然后是到写成右,每走一步我都知道会被人骂,所以在各种发布场合我也在很小心地保持主账号的内容「清洁」。况且我也不避讳自己已经是杂食人的事实,小号转发口嗨得飞起,但又有几时我主要在写的不是成御了?这是我的一见钟情,灌注了太多热情与爱的CP,又有多少次在我精神恍惚地瞎搞一堆鬼CP之后回眸看到一篇那么对味的成御,那种故乡的味道(?)那种洗尽铅华返璞归真(??)的感觉,实在是难以言述。
我知道会被骂,但没想过会被骂做成右人披皮。
我当然喜欢看成步堂龙一被操,但我同样喜欢看他操其他男人。最好够狂野,最好够强势,最好够热情,或许尤其是对御剑怜侍。
近几年来我知道我写的东西越来越缺少那种所谓的「成御味」,但归根结底不是因为我喜欢了对家或怎样,仅仅是我在这段时期,对性别、性、社会身份、自我认知,诸如此类的话题进行了非常多的了解与思考。CP呈现形式的改变仅仅是因为我的性别观改变了。
因为,七年啊。我青春最有活力、最饱满的七年,思想怎么可能不产生任何变化?
成右人披皮,这五个字,每一个字对我而言都是深深的冒犯。
而最令人难以释怀的是,对我的冒犯我自己接受就是了,如此的言辞波及到了我做的本子,而这个本子是合志,其中近半的老师是成御人。
近三个月来我一直在歉疚和惶恐的情绪中左右横跳,不得不说在一瞬间这样的混沌情感漩涡几乎把我吞噬殆尽了。
我不知道在一些人眼里是不是,人和事物不贴标签就没资格存在于世了?
我知道营造繁荣需要抱团,不过我搞成御的这么些年,看过太多小团体的聚散了。
而我至今仍然在写。
指引我的是热情与爱,在同人领域我也永远只信奉这两条原则。
虚情假意、沽名钓誉、轩然大波、党同伐异、曲高和寡、明枪暗箭,这样的词汇在我的同人世界里永远不存在。
以上那些词汇在平凡的生活里还看不够吗?
创作者不配拥有净土吗?
创作的热情。化学反应的爱。没有这些的同人什么都不是。
小鬼今天不是逃避的小鬼,是愤怒的小鬼。小鬼总想逃,但发现自己逃不掉。乱闹脾气罢了。希望这一篇我不要删了。

小鬼最后为了挽回自己的颜面说一句,我也没有一整天都在想这件事,我只是饭局到了半夜回家发现自己必须做摊宣了然后熬到现在突然想起了这件事,在一丁点酒气和满身污秽的火锅味中这一点情绪暴走是很难抑制的,真的对不起我终于还是在乱发脾气!毫无创作价值也毫不雅致。但我真的是很厌倦了。

今日丧丧(但其实是今日嗑嗑)

※2020.4.15 update:写完这篇我就去买了Remind,然后一口气打完了所以我下面续续☆

草标题就叫这个真的好怪,但也不知道该去哪写所以就在这里吧,可能会删

嗐我也是有cp负能的而且cp负能真的好毁人,偶尔还是想一吐为快

初衷是讲我搞主cp踢到的铁板,然而回首一望我后面大多数是在嗑我的新cp,有没有朋友愿意来新cp玩,没有也没关系我是钻木取火选手

虽然我觉得给人安利KH是毁人但是我cp确实很真所以如果有机会请大家试着玩玩KH,嗐不嗑我cp也可以这游戏本质还是好玩的,而且谁能抗拒迪士尼

继续阅读“今日丧丧(但其实是今日嗑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