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 Found

※参加成御击鼓传文画,因为字数限制砍了一些字,想着这边放一下完整版【。傻白甜,其实我想写肉来着但是字数限制这么白甜的文里加不进去,呜
※各位太太画/写的都好棒呜呜呜呜呜呜塞了满满一嘴粮…虽然看到上家们感到谜之意料外,谢谢你们呜呜呜我们暑假再聚x

继续阅读“Lost & Found”

Virgin Road

※短篇已完(散花
※BGM推荐步步的Virgin Road,因为这就是这篇的作业BGM…
※微微露骨的18X有,死亡有,OOC或许有,慎
※突发,写得太快,自己也很混乱,或许有BUG
※时间问题:大概是1-4和1-5之间的成御,至于里面提到的某现实问题……其实把整个文当做一个平行时空就OK了(无责任x
※大概虐
※接受以上设定后欢迎读下去【

继续阅读“Virgin Road”

Capricious. (1)

 

Capricious=反复无常

===
 
    那是个阳光朦胧的下午。光线从薄灰色厚云层缝隙推出来,将气氛渲染出带着窒息感的优柔。御剑用两个手指尖推开私人病房的门,双眼因花粉症而肿胀着薄红。病房里静悄悄的,能听见吊瓶里药液滴落的声音,因而这吱呀门声便格外刺耳。御剑换了室内用的拖鞋,疾走两步,在身后轻轻合上门;在这串响声过后,病房中的空气便凝结了。医院被单特有的脆脆摩擦声和着报纸翻动的窸窣声幽幽传来,似乎是代表这被打破的寂静做出反对。
    御剑没有被这反抗阻拦;尽管一瞬间他的身影流露出了踌躇的迹象。他做了个深呼吸,平复了匆匆赶到的紊乱吐息,下了决心,向那病床迈出了脚步。
继续阅读“Capricious. (1)”

Celebrate!

※肉。
※长长的拖拖拉拉的肉。
※长长的拖拖拉拉的泛着奶油香甜味儿的肉。
※都怪我和 @禾鬼禾鬼Q 的性癖在想让御剑被干哭这一点上是一致的。
※不过我最近写清水和擦边球多,回头看看有点不忍直视。
※或许有OOC吧。(2020年注:是特别OOC)

继续阅读“Celebrate!”

You are Always My Valentine.

    日野醒得很早。她冲了个澡,开的水温很高,水汽模糊了整个浴室,包括那缕暧昧的玫瑰香水味。她赤脚踩在地上,用手抹开镜子上的雾气,那层氤氲下的镜面很冷,让她不由从心底打了个颤。
    虽然满街都是红玫瑰绽放,上帝却并不为这种炽热的颜色打动。天气冷得一如往常,天空明澄,风从袖管吹进来,让人冻得瑟缩。
    日野在花店买了朵红玫瑰,500日元一朵——无论如何算不上便宜。她小心翼翼地拆掉了漂亮的纸包装,把玫瑰别在小提琴盒上,心满意足地继续向前走。送花给小提琴是她的情人节的开端,如此已是好几年。
继续阅读“You are Always My Valentine.”

Neko Paradise (1)

-Venus
 
    维纳斯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它的女主人在哭。房间没有收拾,脏衣篓被打翻了,待洗的衣服洒了一地。女主人把她的脸埋在男主人的一件旧的白衫子里哭泣,那哭声听得人心都要碎了。
 
    维纳斯是只七岁的猫。它已经不年轻了,可是行踪不定的特性还是没有改。周围街坊都以为它是个流浪汉,因它格外了解讨人喜爱的方法,遇见不同的人便唤不同的叫声讨食吃。真是个讨厌鬼,人们都这样说,然后心甘情愿地掏包包(或者是手里的便利店塑胶袋)找食物给它吃。因维纳斯的讨喜,这片街区的人们都习惯在门口摆爱心餐,导致街道纵横全是猫咪流窜,泛滥成灾。
    然而维纳斯那身颜色艳丽的银灰皮毛在流浪猫中可算难得。尽管维纳斯喜爱在房檐树丛间乱挤乱跳,蹭得灰毛乱翘,有时还被隐蔽的钩子钩下一块,搞得血肉模糊;那亮丽的毛色却昭示它身体健康、营养充足。人们说,这是它不愁吃食的缘故。
    维纳斯虽然四处风流,傍晚却总是回住宅区靠里的一栋灰白色的老式房子里过夜,门牌是暗色金属的,上书「金泽」。下面有两个名字,第二个则是匆匆忙忙手写上去的,却已经显得有点模糊了。是个女人名字。
    谁也想不到这个讨人喜欢的流浪汉是金泽家的家养猫。人们都以为维纳斯爱去金泽家无非是因为那里猫多罢了。金泽家猫多,家养的野生的都喜欢往那里跑。而金泽家从来是来者不拒。也正是这样的金泽家,把维纳斯的三餐控制得营养均衡、分量适中偏少。大概因为这种营养餐不太美味,维纳斯便常常跑出来要零嘴吃了。于是它三餐的分量又变少了,大概主人怕它脂肪摄入太多。
    ——而维纳斯现在回的正是这个金泽家。它回家时发现女主人在哭泣。那女人拥有金泽门牌下的第二个名字。
    她的名字是金泽香穗子,原姓日野。
继续阅读“Neko Paradise (1)”

Élégante après-midi

(注:废弃设定)
*from May 2016: Daphine “Daffy” Summer → 月桂

嗯。就和大小Darling那篇人设一样,这是我家Daphine的人设。
……不过其实里面包含了很多家里其他成员的设定=.=。

作为长女,Daphine的到来其实是个意外。
并非多么爱她,也并非多么迷恋她,只是顺理成章地,她来到我的身边。
这让我觉得这或许是天命。
她陪伴我很久,我已经无法离开她。尽管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没有相见,但我们至少还在彼此心中。
这是很纯的一种情感。

继续阅读“Élégante après-midi”

Alice♂

某年某月某日我在洗澡时回想起了这个设定。
很难得,我是在假日获得的这个设定灵感。这对于假期怠惰成性的我而言简直就是奇迹。キセキ。Miracle。
而我是在假日结束时回忆起它的。这是什么机缘巧合?
标题已然简单明了。接受得了就往下翻。

继续阅读“Alice♂”

世界中もう一人のボクを抱きしめて

(注:废弃设定)
*from May 2016:
Dawney Incana “Darling” Summer Sr.→ 百里
Dawney Incana “Darling” Summer Jr.→ 香子兰

这是大小Dawney,也即是大小Darling的人设。
突然涌上脑海的设定,我需要把它写出来。

继续阅读“世界中もう一人のボクを抱きしめて”